当前位置:优质作文网>体裁作文>散文>麦收情散文

麦收情散文

时间:2020-11-22 00:32:27 散文 我要投稿

麦收情散文

麦收情散文1

  去年秋天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,不,是肥沃的土壤里,他播下了“豫麦-17”,带着他汗水和希望的种子。

麦收情散文

  秋风扫落了树叶,燕子南飞。他一遍又一遍的跑到地里,看了又看,麦子如同针尖钻出地面,整整齐齐地,心中的纠结这才释然。

  他的心早已化作了一块麦田,他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,锄地、打药、耕地、耙田,样样在行,那时他还年轻,是方圆二十里有名的好把式。

  他,为人忠厚、仗义,收麦时,村西头军属王婶家麦场里,他总是悄悄地去,干完活又悄悄地走,因此,村里很多“精细”人说他“实在--傻”。

  五十年春华秋实,五十年峥嵘岁月稠,往事如烟,如今他已经七十岁挂零,可地里的农活,还从未丢过。用他的话说:“鸡零狗碎的,还是自己家好,庄稼地里啥都出,如今光景好了哪也不用去”。

  村里低矮的土坯房,渐成为历史,取而代之的是上下两层的小别墅;通向镇上坑坑洼洼的小路,早已变成了柏油路,今年已是第三次加宽。

  从记事起,他从未离开过这个从45万人口增长至76万人口的小县城,可他知足的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着。他的老伴倒是比他懂的人情道往,和街坊邻居之间相处的比较融洽,一直来相濡以沫的照顾着这个家。他们唯一的儿子,虽说未念完小学,但在纯纯家风熏陶之下,如今也已经出人头地。

  在城里带工的儿子,深得他吃苦耐劳的精神,15岁从村里走出去做泥瓦匠。凭着实在、肯干,练就一把好手艺,偏偏他骨子里又带有他老子的“实在—傻”,得到同行、主顾的认可。如今手下带着一百多号民工兄弟,他爹式任吃亏的风格统领着手下,对工人从亏欠、克扣过工钱,工程质量胜过正规大公司承建质量,因此他们的工程从未完工过。

  儿子劝过他多少次:“爹,别再种地了,享几年福吧,我能养得了家。”他总是倔强的反击道:“庄稼人不种地吃啥?”渐渐孩子懂了他的心,不再劝阻,只好农忙时带着媳妇孩子回家帮忙,他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,反复的对老伴说:“你看今年收成多好。”媳贤子孝,孙绕膝,他老伴自然是乐的合不拢嘴,眼缝一眯,悄悄的说:“他爹,这地你还得种。”

  小满过后的日子,他每天都到地头站站,沿着田埂朝着地中间走去,环视着这一地,一天天泛黄的麦稍,心里高兴的像个孩子,还时不时的弯下腰,悉心的数一下麦穗上排列紧凑的麦粒,他咧嘴笑的很甜。

  他用手拽断一个麦穗,放在手心用力搓着,搓掉了麦芒、搓掉了裹着麦粒的外壳。这时,他鼓起腮帮、嘟起嘴,轻轻地一吹,麦芒乱飞,新鲜的麦粒静静的躺在他双手中。这带着泥土气息的新麦,是他的希望,是他的生命的更新。

  今年的麦子成熟了,他守望的这块土地上,将继续收获“付出与希望”。

  他把手中的新麦放进嘴里,用残缺不齐的牙齿嚼着,他的心早已植入这片土地。

麦收情散文2

  每当我走近麦田,就会打开记忆的闸门。

  流年似水,四季轮回,布谷鸟由东而西如期而至,它俏立枝头,“布谷、布谷……”,象短笛吹奏,清脆的笛声,萦绕着村舍,回荡在辽阔的田野。这笛声释放着收获的期望,满怀着丰收的畅想。

  五月的天,烈日当空,蓝蓝的天际间飘着朵朵白云,风吹云走,如那仙女的白裙飘忽不定,引人注目。田野里,一望无垠的麦苗绿容戎装,生机勃勃。殷实的麦穗挺立干头,锋芒显露,高贵淡雅。一阵风起,麦子舒展柔软的腰肢,闪着金色的光芒,如那滚滚波涛千层涌动,一波一波,消失在旷野深处。真可谓金黄尽染,遍野生辉。看那滚滚麦浪里,全是村夫们的笑容。

  我们家只有几亩地,也就是母亲、妹妹、弟弟的一点口粮地。每年的麦季学校都会放假。记得那天早晨,公鸡刚叫完,大致早晨四点的样子,我就被叫醒,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,天还没有亮,四处只能隐隐约约看到物体,磕磕绊绊来到地里。弯着腰,蹲在地上,右手握着镰刀,左手搂着麦子,开始第一镰刀麦子的收割。

  昨晚母亲在我们睡觉以后,才费劲地磨快的几把镰刀,只听“刷,刷,刷”,一会儿那麦子便倒下一片。母亲教我们:首先割下一把麦子,头向下理整齐,双手握住麦穗儿,用力一拧,顺势放在地上,然后把割下的麦子压到麦杆葽子上。看看差不多了,跪在上面,把麦秸杆压实,两手抓住葽子一竖,一拧,一按,一个整齐的麦个子,便躺在那里了。

  说的容易做的就不是那么利索了,我每次捆完麦子后,整个小胳膊被麦芒扎得鲜血淋漓,并且起了很多像痱子一样的疙瘩,又疼又痒,十分难受,所以我不再捆麦子,每次都是父亲与我搭班,他割麦子很慢,只有他来做这些事了。两三个小时后,我已经累得腰疼腿疼,直不起来腰。慢慢地抬头看一眼,身后的麦个子倒了一地。母亲挑着筐子和水,从家里赶来送早饭。我们坐在地头,吃着香甜的白面馍馍,就着咸鸡蛋咸鸭蛋,贫困的生活,只有过麦季时,才舍得吃白面馍馍,至于咸鸭蛋咸鸡蛋,平时更是奢侈品,一般都是积攒下来换酱油盐钱,哪里舍得吃啊!可过麦季不同了,这时候是最辛苦的时候,也是农民最高兴的时候,因为这时是收获的时节,一年的粮食,就在眼前了,怎么能不充满希望和期待?那时,割麦子季节就是过节!

  快到中午时,我们的镰刀变得很钝了,我们的胳膊也酸疼酸疼的,每割一捆麦个子,就疼痛难忍,手上也磨起了几个血泡。这时,太阳已经火辣辣地照在我们的头顶,我眼花缭乱地坐在用麦个子堆起的阴凉下,头发有种快冒烟的感觉。浑身像面叶一样的软。父亲才不高兴地说:“好了好了,回家!”

  听到这句话,我们的心里顿时高兴极了。于是,伸伸酸疼的腰,就要往家走。可又被父亲叫住了,让我们还要把割掉的`麦个子装到板车上,拉回去。我极不情愿地顶着火辣辣的太阳,拖着疲惫的身子,咬牙切齿地把麦子拉到场院里去。

  到了场院里,我们还要把卸下来的麦个子,用镰刀割断葽子的麦秆儿,把麦子摊开,让它晾晒一个中午,借着中午太阳的炙烤,午后就可以軋场了。我们昏昏沉沉地摊好一场麦子,才拖着沉重的脚步,回家吃午饭!

  吃过午饭,我躺到用凉水浇洒的地上休息,浑身酸痛无力,就像散了架。不一会儿就酣然入梦了。两点多钟,熟睡中的我被母亲摇醒,让我去场院翻场。母亲挽着筐黄酒、黄瓜子,水壶水碗,几把镰刀,我扛着木叉扫帚,手里拿着簸萁。极不情愿地走向打麦场。

  父亲早就等在那里,只见大叔拉着石头轴压麦了。那头秃尾巴骡子,眼睛上被蒙着捂眼布,拉着石轴,一圈圈转着。被太阳晒焦了的麦秸支棱着,被石轴碾压,发出唰唰地声音,几圈后便被压平,贴在地皮上。这时需要翻麦秸了,把光滑的麦秸翻过一遍,下面没有压好的麦穗被翻到上面。由于地上有湿气,才翻过来的麦秸,需要再晒一会儿,才能更加的焦爽。我和父母亲、妹妹一起翻麦秸,呛得我出气就很困难。翻完了我们坐在树下休息,等麦子晒得翘起来后继续碾压。

  农村的打麦场,都是集中到一起的。这样既可以节省土地,又可以互相帮助。比如我家早压一天,为了把麦秸摊的薄一些,就把麦秸摊到邻居家的场院上;如果正在压麦扬场的时候,突然变天下雨,大家都会互相帮助,把地上的麦子堆起来;晚上的时候,虽然那时的人们都很淳朴无邪,没有人偷粮食,可也怕散跑的猪和动物们祸害,必须在场院里看守,人们便互相倒替着在场院里过夜值守。

  树下聚集了很多人了,大家都互相聊着今年的收成,或者十里八村的新闻事儿。这时,从远处传来吆喝声:“冰棍儿!冰棍儿!透心凉的冰棍儿唻!”我们的眼睛立刻就被吸引过去。我们站起来看,由于到处都是成堆儿的麦个子,看不到,于是我便爬上了树。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,驮着一个白色的木箱子,从尘土飞扬的麦场边进来了。很多人都围上去,那个人解开了蒙在白木箱上的小棉被,开始收钱拿冰棍儿。我馋得口水都流出来,滴到了树叶上。这大热天,能吃到透心凉的冰棍儿,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啊!

  大叔终于帮我们压好了麦子,我们就用木叉,挑起麦秸,把麦秸端到场院边上垛起来。叉完麦秸,下面就剩下了带着麦糠的麦子,我们堆起来,等着晚上或者早晨,有风的时候,扬场。现在不能扬场,因为太热,也因为场院上到处都是压麦的人,扬场扬起的尘土和麦芒,会迷到人家的眼。我们还是先去地里,继续收割小麦。

  太阳落山了,我和妹妹都盼望着回家,就不时地站起来伸着懒腰,看着村子的方向。父亲看出了我们的心思,就说:“你们都回去吧,趁着凉爽,我和你母亲再割一会儿。”得到命令,我们高兴地往家的方向跑。我们看到了村子里飘起了缕缕的炊烟,鼻翼中闻到白面馍馍的香味儿。

  夜晚,我们都跑到场院上,由于没有风,各家的场院上都堆着高高的麦堆儿,场院上灯光明亮。我们光着脚丫,在场院上奔跑、打滚、翻跟头、捉迷藏。大人们则聚拢到一起,拉家常,讲故事。这时的场院上,是最温馨的时刻。

  渐渐地东方出现了月亮,把大地都照得雪亮,把麦秸垛照得像一座座山丘一样高大。我们在这里玩耍嬉戏,不一会儿,我倒在麦秆堆里睡着了,还津津有味地做着美梦:只记得一片片黄色的麦浪,席卷了整个田野。漫天的黄色世界,在大片大片的黄色之间,出现一道道绿色。这是麦田之间的地垄,上面长满了野草。这些野草是那样的茂盛,里面有鹌鹑,山雀,还有一窝野兔,那是才出生不久的小兔子,它们在茂密的野草中,快乐地生活。我抱着一只小兔子,抚摸它亲吻它,它那两只惊恐不安地小眼睛,盯着我这个调皮的孩子。还露出它那两只兔儿牙,像是要哭的样子,我怕它哭了,它的兔妈妈会心痛,于是,我放下小兔子,去看望那窝鹌鹑蛋。窝里的鹌鹑蛋,变成了一堆儿蛋皮,几只没有睁眼的小鹌鹑,张着带黄色缘的嘴巴,向我要吃的。我捉了一只小蚂蚱,喂到小鸟的嘴里,它一下就吞了进去,然后和其余的小鸟,继续张着嘴巴。我正要再次去捉蚂蚱,却被母亲叫醒。我很遗憾地坐在那里回味着,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母亲把我背回家了,也不知道究竟是梦还是现实了。

  我们要去收割下一块小麦,天还没有大亮,可我们已经走在了小路上。麦杆上,还带有一丝的露水,这时打葽是非常好的,麦秆比较柔软,不容易断。唰唰,镰刀挥舞着,麦子整齐地倒下,身后的麦捆,摆成一趟儿。我和妹妹开始比赛,看看谁先割到头。广袤的原野上,到处充满了镰刀收割麦子的唰唰声响,也偶尔传来几声被我们惊醒了的鸟叫声。可是人们却很少出声,都在拼命地干活,都不愿意在毒辣的太阳下割麦子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地里的麦捆子,摆下一片。太阳出来了,忽然起了风,父亲说:“赶紧回去,扬场去!”于是,我们没有回家,直接走向场院。

  场院里已经有人开始扬场了,一股股麦子,带着尘土和麦糠,射向空中。风刮走了麦糠和尘土,金黄的麦粒儿,便落了一地。扬场的簸箕、木铣、耙子、扫把昨晚已经准备好了。父亲拿起了木铣,母亲拿着扫帚和簸萁,我就拿着耙子。母亲双脚叉地,身体拉开架势,双手端着簸箕,一收,一甩,一扬,那道麦子便像箭一般射向空中。麦子在空中形成一道弧线,杂质都被风吹走,金灿灿的麦子落在地上。

  不到半个小时,地上便出现了一个长长的月牙状的麦子带。母亲用扫帚轻轻把没有压好的麦鱼头,麦糠和麦芒扫出来,我用耙子搂成一堆儿,等待下次压场时,再压一遍。父亲还是不紧不慢地扬着,我觉得挺好玩的,便接过父亲手里的木铣,铲起麦子抛向空中。可是看着挺简单的动作,真干起来才知道,并非那么容易。我用力忽而重一下,忽而轻一下,落下的麦粒胡乱飘落,麦鱼头,麦糠和麦芒分不清界线了,可父亲却没有一点烦的意思,不断指出我的毛病,教会我正确的手法和姿势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场扬完了,母亲回家做饭,我们就用板车,往回拉着麦子。

  农家人,在过麦季时就是这样,放下耙子拿起扫帚,没有闲时。在这以后的日子里,人们就会不断重复这样的农活。整个麦秋,人们要过半月二十天,既劳累又期盼。在辛苦中,收获一年中的大部分希望。

  打麦场上的开心将成为历史,现在的孩子永远体会不到了。但愿它能成为一个传说永远流传下去。农村的孩子,有苦也有乐,苦已经忘了,乐永远怀念!

  每当我走近麦田,就会打开记忆的闸门。看那麦苗青青,就憧憬着麦浪滚滚,人欢马叫……如今,科技在飞速发展,收割机早已替代了手工劳作,到处都是一副现代化农业的壮丽画面。然而,进入知天命之年的我情有独钟,眼前仍晃着村夫弯腰割麦的背影,打谷场上疯跑捉迷藏的小伙伴,还有那藏在麦垛里做美梦的奇想。

【麦收情散文】相关文章:

1.寓情于事的散文

2.陌上情散文

3.江边的情散文

4.抒情散文

5.高中抒情散文

6.情动不已短文散文

7.近君情更怯散文

8.哭抒情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