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专业的中小学作文平台!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高中作文 话题作文 体裁作文 字数作文 写作素材

疯娘散文

时间:2020-02-14

  我在田间小道散步的时候,又一次遇到了她,她依然很谦恭的向我问好并侧身让我先行。

  她是一个容貌端庄的女人,同时也是一个神经有问题的女人,村子里人都喊她疯女人。

  四年前,我调到现在的学校任校长,代六年级语文课。上课的第一天,我发现有一个坐在后排的男生注意力很不集中,神情忧郁,问他是不是有事或者不舒服,他摇了摇头。看他的作业本,封皮上写着:许可。

  私下里询问几个知情的同事,才知道了许可是个很不幸的孩子。许可的妈妈打当姑娘的时候就患有严重的精神病,每天早晨在村前的公路上要走一个来回,大约七八里路,而且风雨无阻。每天早晨七八点的时候,村道上一个姑娘疾步而行且自言自语,四五年时间都是一个模式,周围的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。这样的姑娘找对象自然困难,后来一个外地的小伙子入赘到她家,才算了却了父母的一桩心愿。她的父母心想只要有了一男半女,女儿的病或许能够好呢!可是事与愿违,儿子许可的出生并没有带来福音,更没有减轻母亲的疯病,反而疯的更厉害了,由白天的疯跑发展到半夜三更都会往出跑,而且开始摔打东西。

  许可自幼就是由外公外婆带大的。到许可上小学时,他的爸爸实在忍受不了妻子的发疯,在一个早晨不辞而别了。从许可上一年级到六年级,都是由外公外婆操心照料的,经济来源主要靠在煤矿工作的舅舅资助。

  我为这个孩子的身世而心生纠结,不能释怀。从此我就开始关注许可。时间已经是深秋了,可是许可还穿着单衣,每天早晨都冻得打哆嗦,问他为啥不穿秋衣,他低着头红着脸,一声不吭。我知道他没有秋衣可穿才如此窘迫,便不再问他。周末回到家里,我把许可的情况说给妻子听,要她把儿子的秋衣找一身我带给许可,妻子很支持我的想法。同时我把许可的情况简单的在我的上发了一个说说。

  新的一周开始了,周一早上升旗仪式结束之后,我把许可叫到我的宿舍里,给他换上了我儿子的那八成新的秋衣,许可显得有点羞涩,可是人一下子显得精神了一截子。看着他蹦蹦跳跳地跑回教室,我的心里很是慰藉。没有想到的是,我在上的说说,引起了煤业上两个朋友的关注,他们在矿区募集了几十件秋装,开车送到学校来了。我挑选了几件适合许可穿的秋衣,再的都给了另外十来个衣着单薄的学生。就在给了许可秋衣的第二天早晨,许可的妈妈找到我的宿舍来了,我请她坐下,她不坐,双手揉搓着衣襟,有点怯怯地看着我:“刘老师,你给我家许可给了那么多衣裳,咋感谢你呢?”她的眼睛很亮也很真诚。“不必感谢,一丁点小事,再说还是我的朋友们送来的呢!”“你是个好老师!”她用力点了点头,“许可就交给你了。”她略微弯了弯腰,又看了我一眼,走了。我望着她的背影心里思忖:听她说话,怎么也不像个疯子啊!

  在选拔春季运动会运动员的时候,我意外的发现许可有投掷的特长,就选拔他参加了学区的春季运动会。也许是许可第一次参加运动会,发挥的并不理想,决赛只得了个第四名,只记团体分而不得奖的。在闭幕式终颁奖的时候,多余了一件奖品(一个16k的笔记本),我向学区负责的老师要来了这个笔记本,私下里奖给了许可,说明是因为为他的顽强和努力。

  运动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早晨,许可的妈妈第二次到我的宿舍来了。她拎着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着半袋苜蓿,她依然怯怯的不坐:“刘老师,没啥给你送,掐了些苜蓿。许可念了六年书了,头一回得了奖,都是你教的好!”她又略略弯了弯腰,走了。我突然间明白了,她是认为许可真正得了奖才来感谢我的。看着那半袋老长的苜蓿,我心里五味杂陈,这是一个家长朴素的表白啊!对于许可,我除过上课关注他之外,课余时间尽量抽时间和他聊天。慢慢地,许可的性格开朗了许多,课间和同学打篮球打沙包,一脸的开心,课堂上开始抢着回答问题,校园里也能听到他开心的笑声了。当然,我比许可还高兴。

  毕业升学考试后的一个周五的下午,再有一节课就要放学了,许可的妈妈又一次来到了我的宿舍。她的头发显得很凌乱,上面粘着不少草屑和麦衣,看样子是碾麦子着来。她依然拘谨地站着,嗫嗫喏喏地:“刘老师,我们许可能考上中学,全靠你啊!你费了那么多心,可是没啥谢呈你么!许可今天领录取通知书回来了,他考了那么好的成绩(许可的语文、数学、英语成绩都在80分以上),我没有想到,我专门来给你说声,说声‘谢谢’。”显然她对“谢谢”这俩字很不习惯,说得有点吃力,有点扭捏。最后依然是略略弯了弯腰,瞅着我笑了一下,走了。我第一次发现她的笑很妩媚。

  以后有好几次在路途遇见,许可的妈妈都会老远的立正等候,在我们交错的一瞬间,怯怯而又很清晰地向我问好。

  我的同事都很奇怪,说是那疯女人和我说话的时候怎么就好好的了呢?我也觉着奇怪,因为我通过好多家长的述说,都证明许可的妈妈神经有严重的病,时常疯疯癫癫的乱跑胡说,要不许可的爸爸怎么会忍无可忍,离家出走呢?可是这个女人到学校来找了我三次,每次说话都很流畅,也很有礼数,怎么看也不像个精神病人啊!

  更令村人不能理解的是,打许可到中学读书之后,每天中午的午饭都是他妈妈步行三里多路送到学校的,半年多来风雨无阻,尽管学校有食堂,可是许可的妈妈还是坚持给许可送午饭,这是许多家长能做到但是不能坚持下来的。